文章阅读
2015-07-08 付春《KBN部落》今夜你会不会来

 文/市场部 付春

我问好友,从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到上海浦东新区某个角落,算不算半个中国?
 
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我开始满怀期待地辗转难眠,“我的心在等待”,等得好不焦虑苦闷。像那个竖着耳朵等第二只鞋子落地的强迫症老邻居,像等着汽油降价发涨税通知的税局干部,更像柴房里苦候唐伯虎的受虐狂石榴姐……我在等待一个老村姑,她写了一首诗宣称:《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》。她,就是著名诗人余秀华。
 
面对如此才华横溢直爽豪放的女诗人,我此刻的心情只能这么形容:“今夜你会不会来?”
 
俗话说,诗歌之美,在于教人图谋不轨,我爱诗歌!可惜我还没写过诗歌,只因一直摸不着门道,所以我渴望一个跟余大诗人彻夜学习交流的机会,敬请不吝赐教了。
 
关于诗人的培养,据说理论界曾有过专家共识: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做诗也会吟!我一听头就大了,三百?太多了吧,一定要三百么,两百五行不行?有没有别的便捷方法?我一直坚信,世间万事万物皆可化繁为简,治大国简成煮小海鲜,炒股演变为扔钱。任何高深复杂的武林绝学,最终都可演化为一招毙命,如一阳指、龙爪手、无敌风火轮等等。像“小苹果这种无法简化的花拳绣腿,必然无法出神入化,上不了天安门前大阅兵……那么,吟诗作赋是不是也该有简便的捷径呢?语文老师没好气地说:没有捷径,也用不着,考试只要作文,写诗零分!
 
后来,听说镇上有个朱姓的大诗人很厉害,都出书了。我正要找他求教,他却背着一个大蛇皮袋子到学校来了,来摆摊卖自己的诗集。只见朱诗人戴着黑框大眼镜穿着白衬衫黑西裤,没有飘飘长发亦无拉喳大胡子,很干净文气的样子,属于我喜欢的朱自清徐志摩类型。我虔诚地跪在摊前翻开诗集!咦,您的诗怎么跟课本的不一样,有一句没半句的,不整齐不押韵啊!他闻言立即停下叫卖声,慌忙跟我解释说这是朦胧诗。同学,朦胧诗当然跟课本的古诗不一样了!哦,这样子,那如何才能像你这样写出这许多的朦胧诗来呢?朱诗人似乎不肯传授独门绝技,涨红了脸低声地说:多读多想多练自然就会了。我当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爽快地掏出一个月的早餐钱恭敬地奉给他,请给我来一本!
 
“黑夜/ 给了我黑色的眼睛/ 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……”念着真的很朦胧啊,感觉不错,我仿写一下试试看先。蓝天/给了你蓝色的眼珠/你却用它去欣赏雾霾……我得意洋洋地递给同桌小芳帮润润色,岂料她连眼皮抬都不抬就一把扔回来:“神经病啊,什么乱七八糟!”
 
我读了那么多想了那么多练了那么多,却连小芳都不看好我,我怀疑是朱诗人教的方法出了问题。譬如说今天一个创业屌丝去问马云,要怎样才能成为首富,马云说多吆喝多打折多骂工商局就成了,大家肯定会骂,傻X!
 
傻X能写诗么?
 
大概在2006年,有好友激动地告诉我,现在新出了一款名叫“梨花体”的诗歌,一点都不朦胧,很适合傻X的生活方式,催促我务必抓住机会,成名要趁早啦!不过造化弄人啊,我竟时运不济,原本活蹦乱跳的一颗小鲜肉,才学了几首“梨花体”新诗的范例,立即胃痛肠酸上吐下泻倒地不省人事了。嗯,差点要我老命的范例,全部来自“梨花体”创始人、被媒体称为自1916年以来继胡适、郭沫若之后最有影响力文化人的赵丽华老师之手。外话不表,今天先让大家领教下其中的三首代表作吧。
 
1.《我发誓从现在开始不搭理你了》
我说到做到
再不反悔
2.《一个人来到田纳西》
毫无疑问
我做的馅饼
是全天下
最好吃的
3.《傻瓜灯——我坚决不能容忍》
我坚决不能容忍
那些
在公共场所
的卫生间
大便后
不冲刷
便池
的人
 
梨花体劫后余生不久,又有一款更容易操刀、被称为“废墟体”或“做鬼体”新诗诞生了。光听这名字就有点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,文艺界一时间风声鹤唳,恍如武林斗殴界小混混听到“面目全非脚”或“九阴白骨爪”这等阴险毒辣的狠招,无一不被吓尿吓瘫!我仔细研究后发现,觉得不论是废墟还是做鬼都不太合适,不够积极向上,应该冠名“幸福体”。
 
“幸福体”的开山之作,当属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同志在汶川大地震后所写的那首《江城子·废墟下的自述》:
 
天灾难避死何诉,
主席唤,总理呼,
党疼国爱,声声入废墟。
十三亿人共一哭,
纵做鬼,也幸福。
银鹰战车救雏犊,
左军叔,右警姑,
民族大爱,亲历死也足。
只盼坟前有屏幕,
看奥运,同欢呼。
 
江湖传言,武林高手中的高高手都是伤残人士,如海公公、东方不败等,他们都是那玩意残废了。文武同理,要练“幸福体”,要在诗坛中打败天下无敌手,估计也只能是伤残人士,某个地方残了。那么问题来了,那个地方该怎样才能残到恰到好处呢?到底是找门夹、还是让驴踢、或者给耕牛顶,或者有没有别的更科学更有效的办法?
终于,大诗人余秀华余大姐您的“睡觉体”让我在迷
 
茫徘徊中看到了希望,一世功名在此一搏也,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!闲话不表,先背教材原文:
其实,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,
无非是两具肉体碰撞的力,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
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
打开
大半个中国,什么都在发生:火山在喷,河流在枯
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
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
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
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
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
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
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
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
而它们
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
 
每每读罢此诗,都令人心潮澎拜、心窝里奔涌起一波又一波的无限少男情怀!我畅想着,等自己学成“睡觉体”,像余大姐这样一炮走红之日,数以亿万计的红眼病也一起来给我造谣造势:这个天才,出生时难产、缺氧,造成头部结构功能进化性改变……
 

余大姐,今夜来吗?